热线电话:15151201733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其他分类

韩国N号房事件:26万观看会员,只是网络性侵儿童案件冰山一角

来源:连才网 时间:2020-03-24 作者:连才网 浏览量:

N号房间,阳光照不到的地方

最近韩国的“N号房”犯罪事件,一经曝光,立马引起了全网的关注。

相信很多看过报道的人,都跟书单君一样,气得浑身发抖!



这件事简单来说,就是有人胁迫女性拍摄淫秽视频和图片,并且在聊天群内进行公开售卖。特别让人气愤的是,很多受害者甚至还未成年。

这些聊天群,也被称为“房间”。“N号房间”,就是多个聊天群。

这件事主要涉及到了三个人:创建者GodGod,建立了1—8号房;后来Watchman接手后,扩大了规模;而现在主要的罪犯,是去年7月出现,一个被称为“博士”的人,现在已经被警方拘留,并公开身份。



聊天群里分享的色情内容,包括上传身边女性的生活照,房主会P成裸照;编写一些带有性羞辱的小说;上传被偷拍的女性的视频,甚至还有未成年和婴儿的。

并且,群内的管理者要求:

如果不上传自己“收藏”的内容或者参与聊天,就会被踢出去。

如果亲自拍摄了非法作品,会直接被邀请进入高级N号房。


也就是说,聊天室里没有潜水者,每个人都高度参与了这场犯罪。

保守估计,仅仅在Watchman管理的4个房间里流传的淫秽物品/对话,就有7000份,而且大多数是强奸儿童、女性等的非法拍摄品。

在N号房间内,他们将这些女性当做奴隶,并称她们为“流月经的东西”。而他们养成“奴隶”的手段恶心的令人发指!

在房间里的“奴隶”,除了言语上的侮辱,有的会被要求摆出奇怪姿势拍摄视频和照片。

更可怕的是,她们还会遭受非人的性虐待!



那么,为什么这些受害者,会如此言听计从呢?

其实就是两个字,胁迫。


GodGod通过推特寻找一些晒自己照片的未成年人,然后假冒警察向她们发送“已接到发布淫秽信息举报,进行调查”的信息,并要求她们输入个人信息。


因害怕被父母看到自己在网络上的行为,这些被胁迫的女孩不得不听GodGod的话,否则就会被“告诉周围的人”。


这种聊天室2018年就已经存在了,引爆事件的导火索,就是刚刚提到的“博士”。

他开设了3个房间,其中一个房间需要缴纳150万韩元(约8500人民币)的比特币才能进场。而他也因此获利上亿韩元。

为了获得更多的“奴隶”,他在网络论坛上以“高额打工”为诱饵,引诱未成年人。

然后一步步设局,套取她们的个人信息和裸照。

这些女孩子们越陷越深,最后被迫沦为奴隶。“博士”甚至要求这些女孩子在身上刻上“奴隶”“博士”等字样。


如果这些孩子拒绝,“博士”就会以公布之前的照片和个人信息为由,威胁她们。


直到今年初,“博士房”经营者赵某被捕,并被多家媒体大力报道,“N号房”事件才终于被曝光。

截止目前,警方所掌握线索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,其中有16个是未成年人,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1岁。

韩国民众群情激愤,上百万人请愿,要求公开涉案人员(运营者和观看者)真实身份。

昨天,韩国总统文在寅已经下令,对N号房进行全面调查。

针对未成年人的网络性犯罪,无孔不入


“N号房”事件最让人寒心和恐惧的地方在于,这些聊天室的会员居然有26万人之多——他们观看过这些视频后,居然都无动于衷。


据说,只有一个姓金的男性看到这些视频后报警了,然而警察却只当做一般的案件不了了之。更讽刺的是,看到警察的态度后,他也成为了N号房某一房间的房主。


善与恶的距离,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。


其实,针对女性和未成年的性犯罪一直存在,尤其是在网络非常发达的今天,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已经无孔不入。


大家应该还记得2017年,被网友爆出“恋童癖”的网络红人许豪杰。



被扒出大量证据后,他依然死不承认,虽然微博账号被封,但没想到,几年之后他居然摇身一变,开始创业卖课。

而他发布的微信公众号下,一群“粉丝”也极力为他洗白。


但是,在他控制不到的其他网络平台上,网友们愤愤不平,并开始对其进行举报。


结果就是,许豪杰不停的更换马甲号,依然活跃在网络上……


像许豪杰这样的“恋童癖”其实还有很多,他们会去各种社交网站上寻找“目标”。有时家长一时大意,泄漏了孩子隐私,就会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。

比如,下面这位妈妈。

山东济南女子(化名张倩)在闲鱼上卖未成年女儿的二手衣物,却遇到了变态男子的骚扰和威胁。


张倩报警后,警察只对这名男子进行拘留10日的处罚。

让人没想到的是,拘留期满后,男子再次给她发来骚扰信息。张倩再次报警,但警察只对男子进行了口头警告。


如此轻的惩罚,如此低的犯罪成本,这不是让受害者更担惊受怕,而加害者更肆无忌惮吗?


还有很多成年人,专门向未成年女性下手,甚至“发贴求教”。


微博大V六层楼先生就收到过类似私信:一位31岁的男性咨询,如何跟16岁的女孩保持性关系。


甚至,就在“N号房间”事件上了热搜后,微博上居然出现各种类似的账号。



很多家长喜欢在社交网站分享孩子的照片,以此来记录他们的成长。

对此,书单君表示理解。但是,这种分享有时却给了坏人可乘之机。

刷朋友圈时,我发现有的父母会发布孩子身体裸露较多的图片,也没有对靠近私密的身体部位进行遮挡处理,有的甚至在图片下面附上定位。

一些童装内衣店的评论区,还有家长晒孩子试穿的买家秀。



或许很多人没想到,这些无意的曝光,有可能成为儿童色情网站的素材,甚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坏人的“目标”(很多儿童性侵案件为熟人作案)。


根据英国、澳洲警方的统计,儿童色情网站半数以上的照片和视频,都来自于父母晒出的照片和视频。

中国也存在着这样的儿童色情网站,但由于服务器都转移到海外,虽然警方已经介入追查,但彻底封禁难度很大。


所以作为父母,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孩子的隐私。


如何为孩子创造一片没有侵害的净土


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潜伏在网上,伺机对未成年人进行侵害,我们的社会究竟怎么了?


“N号房”事件中受害的孩子们,被胁迫和侵害后孤立无援,害怕告诉父母,这其中除了罪犯对她们实施的恐吓和精神控制,还有许多根植于社会的原因。

在很多家庭中,父母与孩子之间沟通从不涉及与性相关的话题。代代相传的羞耻感,成了性教育最大的阻力。


而性教育的缺乏,会埋下两个隐患。


你觉得性教育太早,但坏人可不会嫌你的孩子太小。


因为不懂得防范和保护自己,很多孩子被信任的大人侵犯之后,全然不知事情的严重性,使他们在受到侵犯后,承受着创伤和惧怕父母知晓的双重痛苦。


这样的案件,我们看到的还少吗?N号房间的第一任运营者,就是利用这一点,将目光投向未成年人,假扮成警方,胁迫受害者的。


此外,缺乏性教育不仅造就受害者,也造就了加害者。


去年韩媒MBC报道了一起偷拍事件,偷拍者竟然是一群韩国小学生。


起初很多孩子只是出于好奇,拍摄了视频。


但视频上传到网络后,随着浏览量不断上升和一些网友的留言暗示,越来越多的小孩加入了偷拍者的行列,将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家里的妈妈和姐姐。


为了博取关注,获得点赞,他们偷拍的画面也变得越来越私密,“偷拍妈妈”,甚至变成了小学生之间流行的风潮。


如果孩子对性的好奇,无法从家庭和学校的引导中得到满足,他们就会转向别的渠道。

网络上鱼龙混杂信息,很可能使他们对性的理解产生偏差,做出伤害自己或伤害他人的事。

至于这些女孩们在受到胁迫时,为什么不选择向外界求救,甚至不回应记者的信息。

看看周围的这个世界吧,你会发现她们对整个社会不信任和失望,不是没有理由的:


直到事件爆发后,在房间观看视频的“帮凶”在网上大呼委屈,把受害者称为“淫乱女”;


参与网络调查的2394网民中,认为发生这样的事,是“女孩子自找的”的人竟占了25%;


还有人刚抨击完这起事件的恶劣,转头就开始打听,在哪儿能看到里面的视频和图片。


是“受害者有罪论”、“荡妇羞辱”和社会中的异样眼光,绞杀了女孩们求救的勇气。


而在这样的案件中,我们只有声讨罪犯和表达愤怒,才能成为受害者发出声音的后盾,支撑她们勇敢面对。

其实,很多国家最近也加大了对儿童色情的打击力度。

去年,中国宁波鄞州区人民检察院联合9家单位,率先建立覆盖全国的“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基本信息数据库”。

德国和英国正在利用人工智能,抓捕在暗网中虐待儿童,猥亵儿童的犯罪者。

而在打击儿童性犯罪的过程中,我们普通公民能做的,就是“多管闲事”。

发现传播猥亵儿童色情物的帖子甚至网站时,应该及时报告给相关部门。


在公共场所看到猥亵儿童的行为,立刻制止并报警。

阳光照耀的地方,不会滋生犯罪。

我们应该尽力避免,儿童性侵因为社会观念和执法力度的问题,而变成一种隐案(案件发生后未报案或未立案)率高的犯罪形式,而这需要社会中每个人的努力。


N号房间事件中的26万名参与者,不止是个庞大的数字,也是26万个因为忽视纵容,堆积而成的畸形和邪恶。


面对这样的邪恶,我们在愤怒之余,更应该考虑,自己能给社会的转变带来什么。

这不是一个发生在“遥远的韩国”的事件,“N号房”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。

而为孩子创造一片没有侵害的净土,是每个成年人的责任。

分享到: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Copyright © 2018-2019 连云港达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70904号

地址: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 EMAIL:hr@zp518.net

连才网

用微信扫一扫